微生之洛

赖床专业户,拖延癌晚期,手废只靠想,文渣脑洞飞

【阴阳师同人】休羽何寻(13)

·酒茨酒 HE

·私设very多,文笔real渣,脑洞super大,ooc......这个还用说嘛,讨厌~

·内有多对cp出没,有冷有热,不适者......大家自个儿处理吧( ̄~ ̄;)

·欢迎各路小皮鞭(躺

——————————————

        当日的讨论最后无疾而终。


  毕竟是九鬼家费尽心思寻来暗算晴明的毒药,毒性自然霸道非常,晴明虽然醒了过来,但不过一会就精神萎顿,不得不再次昏睡过去。


  所幸这个时候,那位见多识广的比丘尼协同一位擅长药理的式神几日研究下来,已经对解毒的方法有了些许眉目,某位大boss才没一直不阴不阳的笑下去。


  众式神:草爹威武!


  萤草:嘤嘤嘤嘤为什么大家要这么看着我好可怕我要白狼姐姐......


  酒吞童子也难以免俗的搓了搓满手臂的鸡皮疙瘩。没办法,那种阴惨惨的笑真是太渗人了,听起来就像有人从后颈一股一股地吹凉风。可怕倒是不可怕,耐不住这声儿听起来实在是让人打心底里不舒服啊。没看某位金发碧眼白狩衣的大妖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嘛。


  居然连大天狗都受不了啊......酒吞童子龇牙咧嘴的摸了摸后颈。手上拎着软成一摊的白蛋。


  见到这一幕,黑晴明挪开目光,又阴恻恻的笑了两声。


  寮中众:大人,求不笑!


  “诶,白狼呢?好像是她把晴明大人从那个阴阳师府上接回来的吧?怎么不见她?”终于勉强安抚了萤草小姑娘的姑获鸟疾步走出。白狼不在,那怯怯的小姑娘从不离手的蒲公英球暴击和暴伤简直上升了一层楼......


  酒吞童子的脑袋边上突然叮的亮起一根小蜡烛。白狼是野狼化形,狼妖向来是五感灵敏的,她说不定在那家伙的房子里注意到了什么晴明作为人类没能发现的细节,也说不定。这样想着,他把目光放在了从白狼手中接过晴明并发现其异状的黑晴明身上。


  黑晴明眼皮一掀,折扇啪啦一声抖开在胸前扇了两扇,吊足了两妖的胃口,这才心满意足,慢吞吞的开口:“白狼是晴明的式神......”


  得,这是个不知道的。姑获鸟在夸张的面具下翻了个白眼,她无奈的向黑晴明以及庭院中的大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她还得回去陪萤草,虽然白狼不在,但有她陪着,小姑娘好歹不会惊慌的狂甩她的蒲公英球。速度这是勉强降下来了,但暴击和暴伤......都是成年妖,多担待着点吧,到时候再叫惠比寿把鲤鱼旗挂上,怎么也不会出大篓子。


  酒吞童子啧了一声,也不想再看见黑晴明了,站起来就打算出寮。


  黑晴明可不能让他就这么乱跑,鬼知道烦躁地鬼王带着那颗鬼王指哪打哪,攻击力不减移魂前的白蛋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于是他虚虚抬手,拦住了酒吞童子和重新充气,啊不,重新打起精神的白蛋。


  酒吞童子不耐烦的横过一眼刀。


  “你这是去给谁送菜去?”黑晴明一脸嘲讽。


  白蛋气急败坏的吆喝起来,黑晴明不得不抬手堵了耳朵:“酒吞童子,你可还没这白蛋级别高。”


  酒吞童子抬手,止住了白蛋的不平:“本大爷还没这么有勇无谋到直接闯进那阴阳师的房子里去。说吧,你想要本大爷留下有什么事?”


  黑晴明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刚要开口,又被酒吞童子打断:“别和本大爷说什么保障晴明的安全这种鬼话,你的大天狗可已经回来了。”


  黑晴明夸张的耸耸肩,手一摊,一副无奈的模样:“可是,大天狗现在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啊。”


  墙角抖出两片黑羽,又被风不着痕迹地刮走了。


  眼前这人口中所吐的话语,酒吞童子一个字也不相信,但他现在是晴明的式神,既然这两人一副相亲相爱的模样——黑晴明甚至连自己地两大得力助手都交与晴明差遣了,酒吞童子也不好想当初身无契约时那样肆意对待他。


  还是因为黑晴明与他带到这个寮中的式神都无法做出伤害晴明与这寮中其他式神的举动,甚至晴明如果有生命危险,黑晴明也同样会性命堪忧,白狼才敢将晴明交给黑晴明看护的。


  酒吞童子扯了扯嘴角,权当做没有看见墙角那几片对于妖怪来说无比显眼的玄羽,领着白蛋一拎裤腿,在廊道上坐了。


  目的达到,黑晴明摇摇扇子,也不打算在这碍暴躁鬼王的眼,悠悠荡荡的回晴明房间边上,自己的房间了。


tbc

————————————————

emmmm......酒吞童子现在是五星满级,还没满级,而茨木童子作为主力已经满级很久了。我之前说的与茨木童子匹敌。。。。请各位当做ssr的欧气之类气势上的匹敌吧(你走!


本来预想是欢欢乐乐的找 你妹 茨木,这到底是怎么出现这么多黑乎乎的阴谋的呢?简直不想再爱了,我还得重新梳理一下我的大纲,反正已经是缘更了再说也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提一下吧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又高傲又强大的两位存在,而且能在包括我的笔下纸上在一起更让人心生慰藉呢?

脑洞源于舟山360°无死角的狂风细雨(没有打错)然而手残依旧,所以那些白白的……自行带入水就好(=ω=;)
————————————
最近沉迷游戏,所有意义上的惰怠了不少……不过绝对不会坑就是了(:3_ヽ)_

晴明:荒荒真棒,表现得真好,好了,把娃娃给我,你该上床睡觉了!

荒:哼!哼哼!
——————————
其实只是上课溜的号……然鹅哈哈哈哈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舞台上的男神下了台就是个抱着小叔叔娃娃不撒手的熊孩子什么的,不行,我要一个人偷着乐去!

【阴阳师同人】休羽何寻(12)

·酒茨酒 HE

·私设very多,文笔real渣,脑洞super大,ooc......这个还用说嘛,讨厌~

·内有多对cp出没,有冷有热,不适者......大家自个儿处理吧( ̄~ ̄;)

·欢迎各路小皮鞭(躺

——————————————

  酒吞童子恶狠狠的盯着大天狗身后的白蛋,就像一条饿狼盯着自己的猎物。


  大天狗敏锐的发现气氛不对,放慢了脚步挪到了黑晴明身后坐了,他疑惑的看着似乎在幸灾乐祸的黑晴明和捂着额头十分苦恼的晴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好心办了坏事。


  “过来。”酒吞童子慢慢的吐出俩字。


  白蛋觉得有些不妙。酒吞童子的怒气几乎化为实质向他扑过来,他几乎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暴怒的鬼王吞掉了。他下意识的嚯了两声,选择了装傻。


  黑晴明喷笑出声,又咳了两下把笑迅速憋回去。酒吞童子没有理他,他怒极反笑,抱着手臂,下巴一扬:“还要本大爷说第二遍么?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芯的白蛋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石化一样的僵立了三秒,突然就蹦了起来,猛地蹭到了酒吞童子脚边仰望着自己仰慕许久的火焰发大妖,嚯嚯嚯嚯之声瞬间不绝于耳。


  这绝对是报复吧,真是小心眼啊。屋子里的两人一妖忍住了抠耳朵的冲动,不约而同的想。


  酒吞童子根本没有理会他们,他俯视着热切的盯着自己的白蛋,突然间没了火气。这家伙就是有这种让自己憋闷的能力,他又能怎么办?


  白蛋依旧在嚯嚯嚯嚯着。


  如果这家伙还是原来的模样,现在已经口述了万字大长篇了吧。酒吞童子不合时宜的想到。他抬脚,直接踩在了白蛋头上。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茨木童子也在一瞬间消了声。酒吞童子放下脚,转过身,又坐下了。白蛋茨木自觉地向斜前方一跳,好叫酒吞童子把手搭在自己身上。酒吞童子丝毫不客气地把手一搭,然后斜靠着茨木把自己上半身的重量都完全放在了他身上。白蛋一副适应良好的模样,眼睛都幸福的快眯起来了。


  黑晴明突然抬手用折扇挡住了晴明的眼睛,似笑非笑的说:“少看些有的没的,免得变得更加愚蠢了。”


  晴明一愣,含笑着点头应了。谁叫他是病人呢,被强行灌一波狗粮吃坏了怎么办?


  酒吞童子额角的青筋一跳:“喂,晴明呦,如你所见这个蠢货已经满级了,那么他以后永远都只能用这个蠢呼呼圆滚滚的身体了么?”


  白蛋显然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瞪大了眼睛。这样的话,那么以后岂不是没有人能听懂他对挚友的赞颂了?!等等,那么挚友刚刚是不是在为他无法摆脱这幅达摩的身体而生气?挚友因为自己生气了?他又不可抑制地高兴起来。


  “式神之间实力转换的大致原理是将比较强的式神的力量剥夺,注入潜力比较高的另一个式神体内,省去培养式神的时间。但是如果两个式神实力水平一样,那自然就没有必要再进行转换了,况且这其中还涉及到了灵魂。”晴明温柔的看着眼前的暗色折扇,思索着开口。黑晴明像是被烫到一样,突然缩回手。


  “怎么,这世间还有你安倍晴明不了解的灵术?”酒吞童子嘲讽。


  晴明瞟了一眼身边装模作样摇扇子的黑发阴阳师,低低地咳了两声,笑了笑:“这是自然,我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啊,而且我个人并不认同用这种方法培养式神。被剥夺力量的式神,他们的力量是自己日积月累锻炼所得的,简简单单一个术式便将他们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无疑是非常不公平的。对于另一边也一样,没有经历过锻炼便凭空得到强大力量,对那些潜力非凡的妖怪,真的好么。但是多数阴阳师还是非常依靠式神的力量的,所以自从近期这种术法被研究出来,频繁被使用也是没办法的事。”


  酒吞童子轻哼一声。


  晴明顿了顿,继续说:“一直以来,关于转换的术法都是九鬼家在研究,我拜读过九鬼家先人的著述,受益良多。只是这一任九鬼家的家主,实在是太急功近利了。”


  “急功近利?嗤,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灵魂可是神明的领域。”黑晴明冷笑,折扇对着空中一点一点。


tbc

——————————————

努力收尾中。。。

【阴阳师同人】休羽何寻(11)

·酒茨酒 HE

·私设very多,文笔real渣,脑洞super大,ooc......这个还用说嘛,讨厌~

·内有多对cp出没,有冷有热,不适者......大家自个儿处理吧( ̄~ ̄;)

·欢迎各路小皮鞭(躺

——————————————

  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病倒了的消息像是风一样吹遍了整个平安京。一下子,就有些耐不住心中狂想蠢蠢欲动的。阴阳寮的工作量一下子大增,却还是止不住妖怪作乱事件的增加。所幸这些妖怪似乎心中还存着试探之心,所以一时间表面上并没有人命案件发生。即使如此,平安京依旧迅速的沉寂下来,人心惶惶,都期待着大阴阳师的康复。


  晴明的小院中,式神们的气氛也很低迷。姑获鸟忙着安抚幼妖,心中却也止不住地担心着卧病不起的晴明。花鸟卷、惠比寿、桃花樱花并萤草一干具有治疗能力的式神轮换着守候着晴明,却只能拖着不让情况更加恶化。


  令人安慰的是,一天后,晴明就醒过来了。


  “晴明,我本来以为你已经够愚蠢了,没想到你还能更愚蠢!”黑晴明摇着折扇,冷笑着大开嘲讽:“都看出有什么不对的了,还敢随便吃那家人给的东西,你的心可真大啊。我竟然和你同出一人?”


  银发的大阴阳师靠着软垫,很没力气的笑笑,他本来肤色就白,现在更是几乎一点血色也没有了:“我初进门的时候只是有些怀疑,毕竟九鬼家也算是历史悠长的阴阳术世家了,我也没想到九鬼他竟然会......”


  “嗤!”黑晴明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用折扇掩住了脸。


  曲着一条腿坐在门边的酒吞童子很不快的抱着手臂,冷哼了一声:“那个家伙给你下毒这事和茨木童子失踪有什么关系?!晴明,给我解释清楚。”


  晴明苦笑了一下,倒是对酒吞童子特意压住了火气,没有大声说话有些感动,他垂下眼慢慢开口:“九鬼恭三郎平日里一直对与我签订契约的式神们十分眼红,而他们父子三人的灵力与阴阳术又皆弱于我。我猜想,九鬼恭三郎他大概是想要趁着我虚弱的时候剥落茨木童子身上的契约取而代之吧。”


  酒吞童子冷笑:“歪门邪道。”晴明苦笑。酒吞童子又把视线投向坐在一旁的黑晴明,语气不善的质问:“说起来,那个天狗把那家伙带到哪里去了?”


  “那家伙?”黑晴明歪歪头。


  “你这家伙少给本大爷装傻!就是现在装着茨木童子的灵魂的那个蠢达摩!”酒吞童子握拳。


  黑晴明很惊讶似的,他微微后仰了身子,拖长了音调慢吞吞的说:“什么啊,你竟然知道么?”见酒吞童子有伸手扯葫芦的趋势,他不慌不忙的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没办法啊,我现在根本就不能驱使式神。大天狗现在所做的事情若不是晴明的吩咐,那边是他自己的意志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晴明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酒吞童子咬牙切齿的瞪着黑晴明。虽然情况确实如他所说,但别以为他不知道,若是没有这个爱抹花脸的家伙的吩咐,大天狗和雪女这两个黑晴明死忠才不可能停留在晴明的寮里任凭差遣呢!即使没有了契约的束缚,忠诚依旧拴在这两个妖怪的脖颈上。


  不知道大天狗和白蛋茨木在哪,酒吞童子立刻就有些坐不住了。但是他心中知道晴明的安全不容有失,只能强自按捺。现在在寮中的,能够和茨木童子一较高下的妖怪只有他酒吞童子了。


  心中烧灼,酒吞童子的语气自然难掩烦躁,他盯着晴明,只把银发阴阳师盯得冷汗湿透了后背。


  黑晴明突然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开口:“对了,酒吞童子,你知道吗?如果茨木童子现在的身体达到六星满级,他就真的换不回来了哦。”


  “你说什么?!”酒吞童子猛然站起。


  就在此时,纸门被拉开,大天狗神情冷淡的站在门口。火焰发的鬼王下意识地向他的身后一看,顿时红了眼睛。


tbc

————————————

啊,越写越长这个毛病我一定要改改了......明明都快结尾了【绝望.JPG】

抱起荒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荒:愚蠢的人类,快放开我!!!
龙:现在跳槽来得及么……

终于等到了荒,好开心啊!!!接着就用他来钓小叔叔吧~

诶,画完了才发现有些怪怪的,唔,一定是因为这小鬼穿的太复杂了!(叉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那么帅!!他那么帅!!!QvQ

【阴阳师同人】休羽何寻(10)

·酒茨酒 HE

·私设very多,文笔real渣,脑洞super大,ooc......这个还用说嘛,讨厌~

·内有多对cp出没,有冷有热,不适者......大家自个儿处理吧( ̄~ ̄;)

·欢迎各路小皮鞭(躺

——————————————

       晴明安静的端坐在九鬼家的宴客厅中,今日他正在寮中查询典籍,却突然接到同为博士的九鬼家主的请帖。想到兴许能够借阅到九鬼家的古籍,晴明欣然前往。然而等来到此间,等到的不过一杯热茶与一碟茶点与一位一问三不知的哑仆。


  黄昏将近,如同糖浆一般的暖黄在空旷的厅中淌了满墙满地,无端的为厅中各样精致的装饰染上了一抹颓然的暮色。余温未散的风从半开的窗挤入,到底是让这个寂寞的大厅热闹了不少。


  晴明感觉有一些冷。他抬手摩挲茶碗细腻的沿,又无奈的放下,习惯性的捻了捻手指,才发现指尖干干的。他苦笑一声,垂下眼帘。


  那个跪坐在墙角的哑仆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


  晴明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至于古籍,大抵也是借不到了。从他看到出来迎接的仆妇们起,就知道了。


  于是他站起来。矮几被碰动,碟中茶点的残渣震落,滚动到了碟子中央。


  那个哑仆也跟着站起来,一言不发的为晴明拉开纸门。


  晴明执扇的手紧了紧,随即迈步走出。直到这时,九鬼家的家主,九鬼恭三郎才带着一脸抱歉的笑快步迎上来。


  “诶呀呀,安倍阁下,抱歉抱歉,您难得光临寒舍,小子却因那些麻烦事没能与您把酒言欢,慢待了您,真是对不住!”九鬼恭三郎走到近前来,虚虚的躬了身。一股浓烈的熏香味随着他一同出现,张牙舞爪的浸染了整个空间。


  晴明微笑着侧身,摆了摆手:“九鬼博士客气了,还是您的事情比较重要。敢问,您遇上了什么麻烦事?若是能够告知在下,在下也好略尽绵薄之力。”


  九鬼博士迅速的直起身来,快快的摆手:“哎呦呦,小子的事怎么敢劳烦阁下,不过是些小事,虽然尚还为解决,但也没有说出来,劳累您的耳朵的必要。”他的鬓角润润的,随着他起身的动作甚至有水珠流下来。他抬手抹掉了。


  晴明会意地笑笑:“天色已晚,在下要先行告退了,再不回去,怕是在下寮中那些家伙们又要闹腾了。”


  九鬼正要开口礼貌的挽留一二,闻言笑容就有一些僵,他迅速的瞄过晴明的脖颈,笑的更加热情:“既如此,那我们下次再寻时间相聚。”


  “如此甚好。”晴明颔首。


  于是九鬼博士一路把晴明送到了门口,看着白狼驾着舆车来接,又双手握住了晴明的左手,恳切似的:“安倍阁下,我们二人同为阴阳寮的博士,理当同心合力为陛下排忧解难,您说是也不是?”


  “这是理所应当的。”


  九鬼博士笑的眼睛眯了眯,松开了晴明的手,后退了一步:“阁下慢走,小子就不送了。”


  晴明将折扇往手上一磕:“博士不必多送,快回去吧。”然后就上了车,自离去了。


  “晴明大人,您可还好么?”白狼盯着前面的路,沉声问道。


  “怎么这么问?白狼,你发现了什么?”晴明靠在车壁上,沉声笑了笑。


  白狼匆匆向后望了一眼,又转回头,斟酌着开口:“那一家,有很奇怪的气息,气氛也很奇怪。”


  晴明长出一口气:“是么,妖怪的感官果然要比人类要敏锐呢。”他顿了顿,又问:“从刚刚那个人身上,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白狼不适的皱了皱鼻子,很嫌弃的哼了一声,然后才慢吞吞的说:“他身上香薰的气味太浓了,不过还是有掩盖不住的草木的味道......似乎还有,茨木童子大人的气味。”说完,她又觉得这大概是自己的错觉,茨木童子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阴阳师?


  “是么......”晴明点点头,若有所思。


  “晴明大人,恕我冒昧,请问茨木童子大人怎么了吗?”她之前一直在随源博雅静心修习箭术。今日博雅接到了晴明用纸人式神传来的消息,让她驾车来九鬼家接晴明,她才暂停了每日的静修。所以,有些事情,她还并不知晓。


  晴明显然也才反应过来白狼并不知晓茨木童子失踪的事情。也对,这才短短三天,可他却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他长出了一口气,强打着精神与她慢慢解释了。


  白狼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世间竟然有人能够算计到那位茨木童子吗?然而不待她再细细询问,他们已经回到了晴明的寮。


  九鬼恭三郎在大门口站了很久,一直不曾动弹。那位哑仆慢慢的挪到了他的身后。九鬼博士才开口:“次郎,那些东西安倍晴明吃喝下去了么?”


  那哑仆开口回答:“是的,父亲大人,儿子亲眼看着他吃完喝完的。”原来他竟然并不是哑巴,而且他居然正是九鬼家的二公子,九鬼剑次郎。


  九鬼博士缓缓转身,脸上依旧是对着晴明时的热情,他抬手爱怜的摸摸自己的二儿子的脸:“次郎,你是一个乖孩子,以后也要乖乖听话知道了么?莫要学你那不成器的大哥。”


  次郎点点头:“是,父亲大人。”他目光闪了一下。


  九鬼博士 收回手,在衣摆上擦了擦,笑眯眯地问:“你要问,为何那位愿意对我们暗算安倍晴明视而不见?”


  次郎抖了抖,低下头低声道:“父亲大才。”


  九鬼博士“桀桀”地笑了两声,见自己的儿子诚惶诚恐的模样,只觉得心情大好,于是愉快的回答:“你只知道,他仰仗安倍晴明,可是你也要知道,他绝对不愿意只能仰仗安倍晴明。我说的你懂吗?”


  次郎不敢多想,快快的说:“儿子明白。”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动都不敢动。


  九鬼恭三郎又觉得无趣起来,于是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越过自己的儿子径直走了。


  次郎小心翼翼的回头看着这个名为自己父亲的男人,夕阳照在这个男人身上,将他凝固在脸上的笑容印得扭曲又诡秘,就像乱葬岗上空盘旋不去的乌鸦。世人都知九鬼家长子久病卧床,又有谁知道......


  他不敢再想,低着头,缩着脖子也匆匆的往房间走去。


tbc

————————————

......果然不欢脱了,诶,我果然不是欢脱这块料么QwQ

唔,上着课,突然出现脑洞…记一下,记一下:荒和荒川分别是海里两个人鱼群落的最强者,不过荒川受族人爱戴,荒却被嫉恨者排挤,流落族群外(当然,依旧活的肆意又滋润,受苦啥的不要不要啦,反正不是要点哈哈哈)。他们俩神交已久,然而并未见过面,相对自由一些的荒就想去见荒川一面。

恩,顺利见到了,对方果然棒棒哒!于是就想进一步在一起,这个时候问题来了——荒是冷水种然而荒川是暖水种……偶尔见面以俩人……咳俩鱼的实力当然没问题,一直在一起的话…妥妥死路一条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还没想到后续呢……∠( ᐛ 」∠)_

总结一下:种族不同如何谈恋爱·海洋版!

【双荒】丧心病狂

·现代pa,网红荒x同居人荒川

·ooc,ooc,ooc,重说三

·我我我,我又爆字数了嘤嘤嘤爪子酸

·题目依旧是在形容自己,可以不用在意

————————————

       妖狐是个颜控,只要颜值稍微高一些的网红他都会有所关注,虽然一般都是舔完就粉转路,但也没谁规定fo了一个网红就要成为死忠不是?


  世界那么多美人,我想去舔舔。这是他对自己内心做的总结。然而最近,他还真遇见一个怎么都pr不够的高颜值,那个人不仅人长得帅,是个大触,平时还会经常直播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趣事,比如学会了一道好菜,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什么的。这些东西有一些确实很有趣,有一些就比较无聊,除了铁杆粉或者深度颜控音控,一般人都不会想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因为那人昵称中有个荒字,所以他的粉丝亲切的把看他的直播称为“开荒”。


  已经pr了有一个多月,隐约要往铁杆粉发展的妖狐今天也准时坐在了电脑跟前,摩拳擦掌,准备和小伙伴们一起开荒。


  已经7点50多了,荒那边的摄像头已经打开,今天的调试比较顺利,时间也差不多了,他所幸也就没有再关掉摄像头,就让它对着书桌上放着的一颗桃子随便拍着。不过人现在并不在屏幕中,大概是在做什么准备,他的观众们也就先嘻嘻哈哈的用弹幕聊成了一团。


  “不知道今天荒大人打算直播什么内容哦......要是直播画画就好了!”昵称大笔一挥画江山的弹幕低空飘过。


  妖狐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大笔一挥画江山是个水墨画大手,认识之后两人关系还不错,于是妖狐也用弹幕回应。

       

       小生今天也在pr美人:“哈哈哈你想得美!”如果直播绘画,他岂不是只能看见一双手?虽然手也很好看,但是他更想看脸啊啊啊!


  “荒大人家的大叔今天会不会出现啊,我好想他!”双壳贝类第一家期待的问。


  “做梦吧你,他在你也见不到脸!”是金鲤不是锦鲤立刻回应。


  “人家就是想听听声音嘛......”双壳姑娘怨念。


  “荒大人护的也太好了,别说脸,连衣角入镜都会被黑屏好吗!累爱......”


  “你们不觉得挺带感的嘛,独占欲什么的......”


  “年下?”


  “我也站年下!前面同好!”


  “那个大叔音好攻,我站年上。”


  “恩......上下有什么区别么?”


  “呔!哪来的萌新,快领走!”


  ......


  ...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荒梳好头发,在电脑前落了座:“咳嗯,观众老爷们大家好,我是多才多艺的荒海星河!”


  于是一堆人迅速刷起了队形:“荒大人今天还是一样的自恋爆表呢哈哈哈”。


  荒继续:“今天直播的内容呢......恩,我个人认为还是挺有趣的,真的。”


  “赌一根辣条荒大人打算蹂躏这颗桃子。”


  “赌一包辣条荒大人打算蹂躏这颗桃子。”


  “赌10086包辣条荒大人打算蹂躏这颗桃子。”


  “赌一根黄瓜荒大人打算蹂躏这颗桃子。”


  “哈哈哈前面的破队形啊,黄瓜什么鬼?”


  荒:“前几天呢,我在网上看见了空手剥桃皮的神技,今天呢就是想和大家展示一下,我练习了好久呢。”


  怎么说呢,人们总是会对长得好看的人格外宽容,即使他......打算花一个晚上直播如何将桃子完整剥皮。


  “这是我特意准备的桃子,看起来真不错,不是么?”荒笑吟吟的拿起桃子,还拿到摄像头前展示了一下。


  “哈哈哈你好看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哇,这么可爱的桃子你要对它做什么?”


  “护桃小分队准备就位。”


  “前面的,快退散!妖魔鬼怪快走开!”


  荒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桃子,这个还是小叔叔帮他挑的呢,说是这个品种比较好操作。


  小叔叔懂得真多,而且懂得这么多的小叔叔还是自己的~荒心里美滋滋的。


  看弹幕都快撕起来了,荒也没在意,闷头自顾自的准备好就开始了空手拆桃皮。反正他开始直播以来,撕得那可是多了去了,哪有闲心管?


  “喂喂喂,荒大人已经快把桃子脱干净了你们注意到了吗?”


  “什么?”


  “好快!”


  “这外衣终于被我剥开了呢。”荒松了口气,翻车什么的还是蛮讨厌的,重要的是,他可不想浪费了小叔叔帮他挑选的桃子。


  “哈哈哈,很困难吗?”


  “辛苦辛苦233333”


  “确实不简单好吗,荒大人真厉害!”


  看着各色弹幕,荒有些好笑:“倒也不是很难啦。滑脱下来还是很容易的,只是我个人比较享受‘缓慢剥开’这种过程而已。”


  于是弹幕又整齐划一的刷起了“口意!”荒忍不住笑了两声。


  这一停,就让他察觉了流了满手的桃子的汁液:“啊哦,汁水流到手上了呢。”他捧着桃子抬起手,微微眯起眼睛舔了一下:“好甜啊。”


  “男人的,色·气!”


  “能不能好好拆桃子,不撩人??”


  “妖妖灵,这里有人撩我!”


  “啊啊啊啊啊啊!”


  荒看桃子皮差不多已经拆完了,也没再磨蹭,三下五除二的将皮完全剥掉了,然后端详了一下手中的桃子。白白嫩嫩的桃肉水灵灵的,有些地方还隐隐约约的有些发红,荒不仅想到了与自己仅一墙相隔的小叔叔。


  那个男人的肤色也偏白,因此脸红的时候就会更加可爱。特别是因为较自己比较年长,所以有些时候还会有些放不开,那种脸色绯红的隐忍表情,简直可爱到犯规啊!


  荒强忍住捂脸的冲动,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弄得满脸桃汁,一定会被小叔叔嫌弃的。


  不过就算是嫌弃,那个男人估计还是会细心的帮自己擦掉脸上的果汁吧?他就是这样的人啊。就像之前明明很嫌弃自己居然打算直播空手拆桃这种东西,还是做了功课帮自己挑好了合适的桃子,它甚至还考虑到了直播效果,选的都是圆圆胖胖的可爱桃子。


  想到这里,荒看向手中桃子的目光更加柔和,简直都快滴出水来了。


  “好可爱啊......那么,我开动了。”


  说着他一口咬下。


  “hhh荒大人绝对把桃当他的小叔叔在啃,没的说!”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说,当然的啊。”


  “啊啊啊荒大人的表情好温柔,羡慕小叔叔。”


  “年下,绝对是年下!”


  “只有我在想象小叔叔看到直播时的表情么233333”


  “不不不,你不是一个人!”


  “手动@小叔叔”


  “您的好友【小叔叔】已经进入直播间”


  “【小叔叔】是什么鬼,就算他真的在看,昵称也不会是这个啊23333”


  荒瞟了一眼弹幕,上面几乎全部都在刷他和小叔叔。他真的太喜欢小叔叔了,所以想尽了办法暗搓搓的在那个男人不知道的时候往他的身上打满自己的标签,就算是在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看的直播间里也一样,所幸,成果斐然。他满意的笑了笑,鼓着一边腮帮子发了一通官方粮:“诶,自己拆的桃子就是好吃!好想叫小叔叔也尝尝看啊。”


  “心动不如行动啊!”


  “心动不如行动啊!+2”


  “心动不如行动啊!+3”


  “心动不如行动啊!+身份证号”


  “说的也是。”荒好像认真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性,然后点点头:“那我出发啦!”


  “啊啊啊开玩笑的,求别走!”


  “hhh套路,手上都是桃汁他根本没办法关闭直播间!”


  “前面大才!”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荒川低沉的声音传进来:“直播结束了吗?”


  荒回过头,欢快的说:“恩恩,我正在头疼怎么关掉呢,手上都是汁。”


  “23333一见小叔叔就欢脱起来了,少年你这样你小叔叔知道么?”


  “小叔叔:我不知道。”


  “哈哈哈,装作不知道,之后在床上再教育吗?”


  “我就猜到会这样。”荒川叹了口气,无奈的撑直身子走过来:“我来帮你。”


  荒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屏幕上的弹幕,想着小叔叔大概不会注意吧,于是点点头:“小叔叔你真好~~”


  荒川已经走到了他的椅背后,弯身握住了鼠标。荒赶忙回头匆匆做了个结尾,然后抬头邀功似的举起手中啃了一半的桃子:“小叔叔你看,我剥的,可甜了!”


  “撒娇,竟然在撒娇!”


  “你竟然是这样的荒大人,请给我来一打!”


  “丧心病狂,丧心病狂啊啊啊啊啊!”妖狐眼睛都快红了,在屏幕前温和自恃的美人居然突然撒娇,这这这,他都激动得说不出话了!


  ......


  ...


  荒川利落的点了右上角的叉,关闭了整个窗口,然后直起身子接过了桃子咬了一口,似笑非笑:“你把这桃当做我,那你现在把它给我吃又算什么?”


  荒眨眨眼,有点想挠头,结果被早有准备的荒川一把抓住手腕。他不自在的看看天花板,看看电脑桌脚又看看旁边墙上挂着的画,扯出笑来:“小叔叔,你看见啦?”


  荒川没有回答,下巴一抬:“去洗手。”


  荒如蒙大赦,跳起来就窜出屋去了。


  荒川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屏幕上同样俊美的两人搂在一起笑的异常欢快。荒川已经不太记得他们什么时候照过这样一张傻乎乎的照片了,他轻笑一声权当没看见。


  这个青年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如何在自己的身上打上标记,却没有想过他自己是如何的优秀与亮眼。不过这样也好,青年的态度足以让蜂蝶却步,而他只需要在细微的地方做一些补充,比如,在他的直播间里发上一两条无伤大雅的小小弹幕,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再比如,像今天这样,帮他挑好合适的道具然后再来帮他收拾善后。


  这样想想,那个自称小生的家伙好像还真说对了。


  “啊啊啊,小叔叔!”洗完手想起来自己电脑上那个黏糊糊的桌面,荒又急慌慌的奔了回来。小叔叔不会把那张照片删了吧,不要啊!!!那可是他的珍藏!


  荒川转头走到门边,对着慌慌张张的青年下巴一点:“去把桌子收拾了,来睡觉。”然后淡定的走出去。


  荒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屏幕,忍不住傻笑起来。


  能够爱上小叔叔,真是,太好了。


fin

————————————————

同一个脑洞的衍生品之三,昨天写的过程中感觉不太开心,所以今天让自己欢乐一下∠( ᐛ 」∠)_


小剧场

式神荒川:所以你有考虑过被分食的吾辈的想法么?

式神荒:对啊对啊,我都没吃到!

现代荒:(勾住脖子带走)诶呀,我和你说哦,小叔叔可甜可好吃了!

现代荒川:(汗)额......味道不错,不愧是我?

式神荒川:吞噬!!!


好险好险,补上补上:日常许愿小叔叔和他的小鬼,我虽然穷,但一定会努力做一个好阿妈的,所以,看我,快看我~~~